2016年7月10日星期日

山東淄博瓷磚貼牌商轉移到山東臨沂產區 優勢有哪些?



“臨沂貼牌商與淄博貼牌商相比,至少差了一個陶瓷專業市場。”

2016年,淄博產區面臨著空前壓力。年初提出的搬遷規劃,更是提出了對陶瓷行業進行供給側改革,未來的淄博陶瓷廠家近乎要減半。臨近年中,為保證G20峰會空氣品質,淄博產區產量減半,更是讓淄博陶瓷人揪了一把心。
據不完全統計,僅楊寨一帶就至少500家貼牌受到影響,而貼牌商龐大的群體,在不斷的風暴中,不斷有了“離家出走”的聲音。

貨源轉移,從淄博周邊產區河南、河北、臨沂調貨,補充倉庫,更有甚者已經將行銷中心搬到了佛山。危機不斷的淄博產區,也讓貼牌商有了“去”與“留”的心。而在談及最多的貼牌商轉移承接地中,河南、臨沂成為最被看好的兩個產區。
這是淄博貼牌商對於臨沂產區貼牌環境的評價。但是,仍有不少貼牌商認為臨沂仍然是最合適的承接產區,專業市場和陶瓷廠家政策的改變就足以吸引大部分貼牌商。

淄博陶瓷產能減半市場轉移 貼牌商可能“離家出走”
“如果真的執行下去,淄博產區可以宣告完畢,停一半的生產線,而且時間那麼長。在這之前,淄博對於陶瓷行業的管理就已經很嚴格了,晚上查,白天查,市里查,區裡查,完了還有鎮裡查,而且還實行了夜間禁止制粉”。
這是淄博一位陶瓷廠老闆劉某在G20峰會限停產政策之前的一番感言,而今他再次感慨到,一切都如噩夢般真的來了。
發稿前記者獲悉,其陶瓷廠前不久剛剛又因為環保問題,生產線全部停產整治。

據瞭解,此前其陶瓷廠所在的鎮開會時,鎮領導提出自行拆除一條生產線,按照一條生產線一百萬一年給予補貼,每年補助逐漸降低,到一定年限補助政策就取消。而補助主要來源於現有生產線放在鎮裡的押金,其中每條線工資保證金70萬元左右,按照煤氣爐大小繳納的安全保證金30萬元左右,還包括稅收在內的綜合保證金100多萬元。

在經歷了上半年的環保風暴後,劉某在談及搬遷話題時,有些無可奈何,搬還是不搬,對於現在的陶瓷廠來說都是非常難的抉擇。

這是陶瓷廠家面臨的難題,而對於淄博貼牌商而言,留與走的話題也同樣困擾著一群人。
展廳位於財富陶瓷城的李某,在淄博貼牌多年,其品牌已經有一定的影響力,而且專注仿古產品,其品牌獲得了不少客戶的認可。但問及淄博的未來會不會影響貼牌商時,他堅持認為不會。他分析,高附加值的品牌和產品仍然會佔據淄博市場的主流,但貼牌商分流或者轉移,肯定會存在,其中居多者可能是產品與淄博周邊產區產品差異化不大的貼牌商。

記者初步估算,在淄博規模比較大的展廳,一年的裝修折舊、人工成本、水電費、倉庫等費用差在20萬起。如果只是短時間內的缺貨源或者限停產,大部分貼牌商仍然願意堅持,而淄博目前提出的產能生產線減半的政策,多少會讓不少貼牌商考慮“離家出走”的可能。

淄博貼牌承接地?
臨沂和河南機會最大
現在不少淄博貼牌商都在轉移銷售、行銷中心,臨沂、河南、河北幾個周邊產區都會成為轉移地,現在也有在淄博做得比較好的貼牌商轉移至佛山。可能未來更多的轉移方式不是行銷中心的轉移,而是倉庫中心轉移,類似各地產區設倉。
一位淄博貼牌商韓經理在談及未來的情況時,他認為淄博仍然會是未來的品牌行銷中心,但貨源轉移不可避免,更多的形式可能是周邊產區設倉。

談到未來承接淄博產區市場最大的周邊產區問題,“最好的市場可能是臨沂和河南。”他進一步分析說,河南產區大多都是福建、浙江老闆投資建廠,本身在陶瓷運營管理經驗,品牌推廣思路方面有一定的基礎,比較注重品牌化操作,而且生產線多為大線,產品價格拉得下來,只是產品目前仍然過於單一,且地理位置相比而言並不是最優。

“而臨沂產區,雖然目前陶瓷廠的老闆思路有些限制,但是臨沂在走著幾年前淄博走過的路,早晚有一天會成為淄博。”由於韓經理業務涉及淄博和臨沂,所以他認為貼牌承接地機會最大者可能是臨沂。他分析認為,目前臨沂陶瓷廠都開始注重品牌化運作,廠牌只是進行基礎的銷售,而更多的市場覆蓋和宣傳、銷售也開始往貼牌方式轉移,這是臨沂產區慢慢成為淄博產區必須邁出的一大步。

“退一步講,選擇臨沂產區貨源的方式可能更能被接受,但是展廳或者行銷中心轉移至臨沂的可能性還是小一些,因為貼牌商品牌的價值就會受到影響。”

而對於行銷中心的轉移,淄博另一位貼牌商吳某持不同看法,他分析到,淄博和臨沂,甚至淄博周邊的河南、河北產區,都是打著佛山品牌的旗號,這種情況至少幾年內不會改變。在淄博打著佛山品牌與在臨沂打著佛山品牌的旗號,兩者對於已經成熟的品牌而言,並沒有影響,終端市場並不能辨清品牌的真實產地。

如果按照淄博市政府目前的規劃,淄博陶瓷廠減少併入園,淄博貼牌商還是有著很大的可能轉移至周邊產區,尤其是臨沂,只是反應不會這麼快,淄博的陶瓷市場會怎樣變化,看得清的陶瓷人並不多。

目前,淄博陶瓷廠生產線較小,以船小好調頭、高標準、高工藝為優勢,但是如果實行大生產線的話,淄博的高標準、高工藝以及緊追佛山產區的研發都會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這種情況下,臨沂產區與淄博產區的貼牌差距就會縮小,說不定會有不少淄博貼牌商分流轉移至臨沂。

臨沂成出口貨源集散地低價競爭仍是阻力
總體而言,現在的淄博陶瓷廠基本都是小線,跟臨沂產區陶瓷廠的大線相比,並沒有價格優勢,尤其在出口方面。現在也有淄博本地的出口公司轉移至臨沂,但是基本都是運到淄博進行銷售,也有放在臨沂陶瓷廠的倉庫中。

韓經理所在的公司主要以仿古磚為主,但他認為雖然臨沂產區也有華倫、東森、順金幾家陶瓷廠在生產,但是產品配套不一樣,即使淄博產能減半,貨源不穩定,也不會短時間內轉移至臨沂,工藝限制方面的因素還是太大。

就在溝通的前幾天,該公司剛剛從臨沂一陶瓷廠發了80個櫃的瓷片。在談到是否是因為產能減半才選擇了臨沂出口時,韓經理談及到,該公司並不是最近才開始與臨沂陶瓷廠做陶瓷出口,但確實在最近不少出口公司開始轉移至臨沂產區找廠家合作瓷片出口。

在原因方面,韓經理解釋到,畢竟陶瓷出口是以價格主導,現在淄博陶瓷肯定會面臨著漲價的問題,而臨沂的瓷片本身就以低價和性價比為優勢,轉移也是自然而然。

其中出口公司的操作方式主要有兩種,其一是直接用臨沂陶瓷廠的磚,用臨沂磚的低價競爭出口市場;其二是,貨源轉移至臨沂產區,但是報價和出口價仍然按照淄博出口的價格為主導,同時貨物發出時,冠以淄博產區的名義,這種方式現在有不少出口公司在操作,不明白淄博、臨沂市場的老外根本不知道其中的內情。

雖然臨沂陶瓷出口一直被外界所認可,但是記者在與臨沂本地出口公司溝通時,多次瞭解到,本地出口公司還處於低價競爭階段,如果按照這種模式走下去,出口份額會逐漸被淄博等外地出口公司搶佔份額。

臨沂一家出口負責人在微信朋友圈對低價競爭表達憤怒:“做低價競爭誰不會?一個身體殘疾的人,只要有心人都會搞的把戲,卻把市場陷入困境。可恨的是,報了價格卻做不出貨來!”


臨沂貼牌問題重重誠信問題最受關注
臨沂陶瓷廠之前不注重貼牌商,直到2015年開始才注重貼牌商的力量。這是淄博貼牌商對在臨沂產區貼牌的認知。
2015年,剛開始合作貼牌時,吳某要求臨沂廠家保證釉面厚度和產品品質,一開始確實得到了保證,普通瓷片由於釉面厚度增加,看上去和鏡面瓷片的亮度一樣。吳某在工廠瞭解到,該廠的7、8種原料配方與淄博相比並沒有太多差距,但是隨著廠家的淡季降價,該廠配方原料由之前的一噸170元降到了90元,瓷片品質直接下降。同樣是400×800(mm)規格的瓷片,之前一箱5片重35公斤,現在直接降到了31公斤左右;儘管釉面厚度依然一樣,但是整片磚的密度嚴重下降。
“臨沂陶瓷廠家什麼都不缺,就缺誠信兩個字。”這是吳某接觸了臨沂陶瓷廠家後的感觸。吳某此前有在臨沂陶瓷廠貼牌,大大小小的陶瓷廠老闆都有接觸,但是對於誠信問題,表示“難言”,其中也造成過不少損失,尤其之前談好的產品要保證在一定的品質以上,但是實際生產就完全不一樣。
“有時很無奈。”
“現在有些臨沂產區的陶瓷廠家沒有明白貼牌對於廠家的意義。”吳某進一步分析,很明顯的一點體現在貼牌價格上,比如臨沂瓷片出廠價2.5元,貼牌價格也是2.5元,業務員銷售價格也是2.5元,留給貼牌商的價格空間太小,這也是導致很大一部分貼牌商不願意選擇臨沂的原因。
臨沂產區每年固定的淡旺季時間分隔比較明顯,2—4月份的旺季期間,陶瓷廠家本身的銷售就比較忙碌,生產排期計畫周周爆滿。“陶瓷廠看門的大爺每週都能賣出兩車貨”,這是臨沂陶瓷廠對於旺季調侃式的評價。
而就在“不愁吃”的旺季裡,廠家對於貼牌的態度也有著明顯的變化,不少廠家給予貼牌商的價格有些會以返點的形式進行降價,但是到了旺季,由於陶瓷廠本身的銷售市場火爆,為了陶瓷廠的利益最大化,有陶瓷廠家在這期間對貼牌商採取了限制的措施,貨源供應不穩定、生產排期計畫滯後等都是常見現象。

價格變動頻繁 利潤空間不足需要專業市場扶持貼牌商
“臨沂貼牌商與淄博貼牌商相比,至少差了一個陶瓷專業市場。”這是淄博貼牌商對於臨沂產區貼牌環境的評價。
淄博貼牌氛圍好有兩個方面,一個是時間長,整體環境已經成熟;二是花色、新工藝的更新、形象展示、服務等方面總的彙集。而且貼牌比重較大的陶瓷廠家,廠牌和貼牌之間的售價會更加平衡,廠家更多的會考慮到貼牌商的利潤空間,多者達15%的空間。在談及貼牌環境差異的問題時,吳某提出長時間的貼牌氛圍,讓淄博廠家明白了高利潤空間才能挖掘更好的貼牌商的道理。

目前,淄博內牆廠家90%的銷售是通過貼牌商管道,而臨沂差不多90%則是通過廠牌。“臨沂的貼牌商更像是業務員。”韓經理分析到,目前臨沂內牆廠家多數會留給貼牌商0.05—0.1元的空間,相比出廠價差不多在2個點的利潤空間,與陶瓷廠業務員或者銷售總經理的1—2個點的提成而言,確實多一些,也固定一些,但是貼牌商還有花色開發、倉庫、展廳等銷售成本,幾乎跟業務員沒有多大差別。臨沂陶瓷廠家鏡面瓷片廠家價格在3.7元左右,貼牌商價格會給到3.6元,一般是留有0.1元的空間。但有些時候,尤其到了淡季,廠家都會集體降價,如果廠家降到3.6元或者低於3.6元,而貼牌商一般需要穩定的銷售價格,不能總是跟著廠家的價格變動,這就是臨沂貼牌商的經常困擾的價格問題。

但是廠家如果真的想把花色或者產品做好,貼牌商對於廠家在這方面的提升,真的脫離不了。淄博廠家留給貼牌商的利潤空間一般在10%左右,多者達到15%。

據瞭解,淄博產區也不會一直是小線生產的狀況。2016年提出的搬遷規劃中,入園的標準必須滿足大生產線,大概在400—500米之間,所以說很有可能在未來,淄博的陶瓷廠就有與臨沂陶瓷抗衡的可能。而臨沂產區如果想要佔據更多的貼牌份額,就必須注重現有的貼牌商,尤其廠家在貼牌政策以及產品品質上。

而對於“差了一個專業市場”的評價,記者也發現,中國(臨沂)陶瓷博覽城就已經在發力貼牌商,今年年中推出的倉儲物流專區和出口專區以推動臨沂本地貼牌商的配套服務,以及小規格的展廳也會在未來逐步開放。中國(臨沂)陶瓷博覽城市場總監陳旭在談及專業市場對於臨沂陶瓷的促進時表示,專業市場、服務配套、陶瓷廠家扶持政策都有利於臨沂貼牌商的發展,相輔相成之下,才會有更良好的臨沂陶瓷市場和良性迴圈的貼牌環境,也更有可能在現在的貼牌商轉移的洪流中分得更多的“肉”。


搜尋我的整個博客和主網站